首頁 > 正文
手機“搖”出來的“三變”改革

  新石村村民正在轉運雷竹苗。通訊員 張北平 攝

  春節前,新石村村民領取打工工資。記者 龍丹梅 攝

  張長斌(站立者)在春節前的分紅宴上給村民們加菜。記者 龍丹梅 攝

  核心提示:

  沒有一個穩定持續的增收產業,一直是綦江區東溪鎮新石村面臨的問題。然而,一個偶然的機會,通過微信的“搖一搖”功能,該村“搖”開了“三變”改革的序幕,“搖”出了雷竹產業,堅定了村民和業主發展產業的信心。

  2月25日,綦江區東溪鎮新石村八組的坡地上,三四十名村民正在田間開荒整地,一派忙碌景象。附近的山坡上,去年栽下的雷竹苗已經發出了新芽。

  “好多年村子里沒這么熱鬧過了!”村民丁遠才告訴重慶日報記者,這都是因為村里搞起了“三變”改革,“村干部說,只要竹子栽得好,除了打工收入外,大家還能額外分到錢!”

  頗具戲劇性的是,新石村的“三變”改革,竟然緣于微信的“搖一搖”功能。

  2018年3月的一個周末,家住綦江城區某小區的村會計劉川乾試著使用微信“搖一搖”功能,將手機搖了搖。這一搖,就為村里乃至綦江的“三變”改革“搖”開了序幕。

  “搖”出來的產業帶頭人

  新石村村委會所在地離東溪鎮政府只有16公里,開車卻近一個小時。因地處偏遠交通不便,該村多年來一直沒能引進業主發展產業。新一輪脫貧攻堅以來,當地村民通過種辣椒、脆紅李、蘿卜等脫貧摘了帽。但直到2017年,全村村民人均純收入仍比全區平均水平低4000多元。

  沒有一個穩定持續的增收產業,一直是新石村面臨的問題。

  村干部和駐村工作隊隊員們經過調研后發現,村里的水土和氣候適合發展雷竹產業,便想買些雷竹苗讓村民試種,卻無渠道、無市場,也無經驗。

  劉川乾家住綦江城區,和其他村干部一樣,那段時間,他滿腦子都想著咋個就近買雷竹苗。去年3月的一個周末,他“病急亂投醫”,試著用微信“搖一搖”功能,搜索附近有沒有人能跟雷竹扯上關系。沒想到還真讓他“搖”出了一個——在“搖”出的“附近的人”中,有一個人的個性簽名里有“雷竹”相關信息!

  喜出望外的劉川乾當即添加此人為好友,一問才發現這人就住在隔壁小區,便立刻約其見面。

  這位被劉川乾“搖”出的網友叫張長斌,四川省峨眉山市人,在貴州省桐梓縣發展雷竹產業多年,平時住在綦江城區。交談中,劉川乾越聽越來勁,當即動員他去新石村看看。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便動身了。

  見新石村海拔高、坡地多,一年四季云遮霧繞,自然環境正適合雷竹生長,張長斌很是滿意。但此刻,他心里想的,只是賣種苗給新石村,對村干部提出請他到村里發展雷竹產業并不感興趣。

  “沒關系,你慢慢考慮,我們也想想怎么操作,能讓大伙都受益。”劉川亁說。

  兩頭分別算“增收賬”

  張長斌考察結束后,新石村的村干部當即四處動員村民們種雷竹,可大伙態度不冷不熱,主要是對流轉土地有疑慮。村民們普遍認為村里發展產業跟自己關系不大,還擔心流轉土地后業主“跑路”,所以參與勁頭不足。

  怎么辦?要讓大家對發展產業有信心,就得通過利益鏈接機制調動村民的積極性。村干部們多次商討后認為,可借機在村里推行“三變”改革。

  于是,他們一方面繼續跟村民們做工作,一方面動員張長斌結合“三變”改革,采用“公司+基地+農戶”的方式,業主以資金入股、村民以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集體以資產入股,組建重慶雷竹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收益按業主、農戶、集體6:3:1的比例進行分配。

  村干部算了兩筆賬——

  對村民,賬是這樣算的:每畝地流轉費用每年大概300元。但以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就不一樣了,雷竹3年達到盛產期后,每畝至少能收3000斤,即使公司按照2元一斤保底價收購,按30%給農民分紅,每畝地最少也能分紅1800元,比種玉米、紅苕劃算得多,村民平時還能在雷竹基地打工賺錢。

  對張長斌,賬是這樣算的:盡管比起流轉土地來,分紅成本更高。但一來可以聚集人心共同發展,二來新石村距綦江鄉村旅游發達的郭扶鎮高廟村只有4公里,雷竹種植形成規模后,通過當地政府建設道路等基礎設施,新石村可借此發展鄉村旅游提升產業附加值。這樣,一畝雷竹的產出便不一樣了。

  賬一算,起先只想賣種苗的張長斌來勁了,開始規劃在新石村種雷竹,不少村民也打消了疑慮。但仍有村民持保守態度,比如八組的殷遠強,怎么算賬他都不肯。他的想法很簡單:村里從沒來過企業,他要見到實實在在的票子,才肯相信這事真的可以干。

  “三變”改革拉開序幕

  張長斌和大部分村民都有了干勁,這事就好辦了。

  可之前東溪鎮沒有哪個村推行過“三變”改革,到底如何操作,大家都沒經驗。東溪鎮相關領導得知這一情況后,立即成立了以鎮主要領導為組長,有關班子成員為副組長,相關部門負責人和村第一書記為成員的“三變”改革試點工作領導小組,派工作組進駐新石村。鎮里還制定了《新石村發展雷竹產業工作方案》,會同林業、國土等部門對整村雷竹產業進行了規劃布局,把各級政策支持引導到規劃上,提升產業發展的質量和后勁。

  “一方面幫助他們發展雷竹產業,一方面希望可以將新石村打造成我們‘三變’改革試點樣板村。”該鎮一負責人表示。

  去年8月,新石村的雷竹基地正式開工建設。新產業帶來了大量用工機會,80元一天的工資在當地也不算低,但頭一天上工,無論村干部如何動員,只來了10多人。

  張長斌一打聽,大家不肯來的原因是怕業主拖欠工資。于是,沒過幾天,他便給干活的人結算了工資,每人還預付了500元。他自己還在村里租了房,安了家,把父母和妻子都接到村里居住。去年重陽節和今年春節,他還花錢買了村民的肥豬,請來村里的老人和入股的村民吃刨豬湯,現場發工資、談產業發展……

  張長斌的做法很快得到了大家的信任,村民們都爭著來打工,連隔壁村的村民都慕名前來。最多的一天,在地里干活的人達到200多人。就這樣,短短三四個月的時間,村里就栽種下了1300多畝雷竹。怎么做工作都不肯入股的殷遠強也主動找到張長斌,將自己的11畝地全部入了股。

  八組的張少余一家四口都在雷竹基地打工,一個月下來,僅打工收入就有三四千元。貧困戶殷勝會兩口子都在這里打工,一個月下來有一兩千元的收入,兩個孩子讀書不再發愁了。

  截至目前,該村共有207家農戶以土地入股,其中包括9戶貧困戶。

  一開始只想賣種苗的張長斌也信心十足:“只要路修好了,有了產業,不怕鄉村旅游發展不起來。”據了解,今年新石村到高廟村的道路硬化已納入該區農村公路建設規劃。

  “雷竹產業投產后,預計帶動新石村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有望實現整村穩定脫貧。”新石村第一書記王浩說,這場由雷竹產業引發的“三變”改革,帶來的變化有三個:一是村民增收;二是農村面貌變了,新石村不再荒涼冷清,基礎設施也有了很大改善;三是干部群眾精神面貌變了,村干部主動作為熱情高了,村民們也不再單打獨斗,心被緊緊地聚集在了一起,比如:由于基地修田間便道要占六組村民的土地,六組村民就約定,不管因發展產業占了誰家的地,全組人都按人頭平均分攤,不會斤斤計較。

  短評》》

  把責任扛在肩上

  程正龍

  當前,全市廣大黨員干部正積極深入貧困地區蹲點調研,訪深貧、促整改、督攻堅,以時不我待、只爭朝夕的精神和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勁頭,向貧困全面發起總攻。

  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是中國共產黨作出的莊嚴承諾。實現這一目標,時間緊、任務重,等不得、拖不得。要高質量完成整改任務,必須突出問題導向,責任落實到位、落實到人,不打折扣、不搞變通、立行立改,真正把脫貧攻堅的責任記在心上、扛在肩上。

  思想是行動的先導,指引著行動的方向。抓巡視整改、縱深推進脫貧攻堅工作,如果在思想上“無責”,往往就容易放松自我要求,導致行動上“失責”。每一名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黨員干部,都要在思想上切實讓責任任務入腦入心、刻骨銘心,時刻牢記自己應盡的職責使命和行動初心,做好脫貧攻堅各項工作。

  脫貧攻堅的責任說一千、道一萬,歸根結底還是要扛到肩上,體現在具體的行動之中。具體來說,就是要進一步強化廣大黨員干部的責任擔當,層層壓實黨政領導責任,切實加強紀委監委監督職責,全面落實職能部門監管責任,真正把脫貧攻堅主體責任再壓實、再嚴格、再強化。全市上下要時刻繃緊脫貧攻堅這根弦,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切實把相關責任履行好、履行到位,真正把責任記在心上、扛在肩上,眾志成城、合力攻堅,帶領貧困地區貧困群眾脫貧奔小康。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大智慧手机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