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安育村里“藍莓夢”

  每年5月藍莓采摘季,山上滿是大人孩子們的歡笑

  2019年4月,由綦江區供銷社出資參股,三位老友的專業合作社掛牌成立

  一位從軍醫大學退休的哲學教授、一位守望家園的村支書、一位心懷故土的返鄉創業者,6年時間,三人攜手以藍莓為切入口,在綦江區扶歡鎮安育村上演了一場頗具實驗性質的鄉村建設。

  2019年4月,綦江健冠藍莓種植股份合作社正式掛牌,綦江區供銷社投入45萬元入股合作社,并積極協調貸款用于藍莓冷庫擴容,延伸產業鏈。“三社”融合發展的田野實踐,落到了這個渺小的細胞單元——

  鎖定V2型藍莓

  安育村辦起了采摘節

  2019年4月,在海拔800米、1894位農戶的綦江區扶歡鎮安育村里,以大校軍銜退休的哲學教授余顯禮、村支書余江、從溫州返鄉創業的羅德平,攜手掛起了健冠藍莓種植股份合作社的牌子。

  2012年年底,在這片故土上,三位老友充滿家園情懷開始了鄉村建設實驗。最初,大伙兒從事傳統的種植西瓜、白蘿卜、桂花,在幾次嘗試失敗之后,專門請來浙江理工大學的藍莓種植專家現場測試,確定安育村適合這種藍莓生長,由此最終鎖定到種植美國V2小漿果型藍莓。

  2013年11月,三位老友在一分八厘的試驗田里種下了藍莓。次年5月,他們把結出的3斤左右香甜果子,分成2.5兩一盒,全部送給附近的鄉親們品嘗。

  在全村人的支持下,2015年,三位老伙計的藍莓種植規模擴大到100畝,產量1600余斤。

  2016年,規模擴大到200畝,藍莓枝干越長越壯,產量飆升到1萬7000斤。

  2017年,產量更是突破了2.5萬斤,區里還為此專門舉辦了“第一屆藍莓采摘節”,當天人流量就達到了5000人……

  延伸藍莓產業鏈條

  資金成了大問題

  產量起來了,人氣上來了,三位老伙計的新煩惱也來了。

  2016年,V2藍莓產量到了1萬7千斤,每斤平均可以賣到120元,一上市根本不愁銷路,算下來一年利潤有80多萬。

  2017年,地里的藍莓出現了百分之十的滯銷。

  2018年情況變得嚴峻,雖然產量達到了將近5萬斤,但有將近四分之一的藍莓賣不出去,也就是一萬多斤藍莓,可能爛在地里。而藍莓市場價格,跌落到了60元/斤。

  他們開始焦慮,余江在全國藍莓銷售批發微信群里尋找買家,“常常是一張40元/斤的收購單子拋出來,一眨眼就被外地賣家消化。”

  “山區特色農業發展到第二階段,規模生產的科學性和深加工鏈條的完整性,決定了抵御市場風險的能力,決定了是否還能持生存走下去。”老教授總結出了這個結論。

  三位老伙計掏出積蓄,再加上前幾年利潤,共200萬,親自動手建起了存儲凍庫、生產車間和簡易辦公樓。

  為了省下錢買冷凍設備,羅德平又干起了水泥工的老本行,累得暈倒在砌了一半的院墻邊。即使如此,三位老伙計一致決定,再擠出點資金,在這片荒坡上修起村里的文體活動中心,取名叫“幸福院”。

  余顯禮陷入沉思,明年5月,400多畝的藍莓上市,8萬多斤產量滯銷情況或許會更加嚴重,凍庫的規模必須擴大,制冷設備也得更換為“氣調”技術,僅此一項,就需投入80萬左右,如果涉及到藍莓的深加工生產線,投入還得更多。

  去年開始,陸續有從藍莓中提取花青素的沿海企業找到余江,承諾包種包銷所有地里的藍莓,但收購價格,不到市價的四分之一,安育村因此成為“食物鏈”中最底層的原材料生產地,利潤將大部分被市場環節瓜分。

  三位老伙計開始找各大商業銀行貸款擴大再生產,讓人尷尬的是:估值1000萬元的藍莓企業,最終只能在兩家商業銀行分別貸款出50萬元、民間借款80萬元,年綜合利率在15%以上。

  “農村的土地、房屋產權不清晰,沒有商業銀行認可的抵押物,一個月的貸款三個月都跑不下來,就算貸下來了,也少得可憐。”余顯禮氣得直跺腳,要么藍莓爛在地里,要么就淪為原材料供應地,而這一切,都直接關聯到村里從事藍莓種植的225戶,700余村民的家庭收入。

  “兩社”先融合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村支書余江收到了村民羅昭新送來的錦旗,上面寫著“為民解憂、關愛老人”——他曾是首年試種藍莓地的最強烈反對者,嚕著嘴握緊鋤頭,連自家的田坎也不允許余江通過。如今,他成了余江“藍莓新政”最堅定的支持者。

  “安育村藍莓種植在發展中遭遇的瓶頸,不僅僅是農業經濟問題,更關系到700多農戶的增收與農村基層的和諧穩定。”綦江區供銷社主任李宗燁說道。

  “解剖麻雀”的工作方式,提上了該區“三社”融合發展的議事日程。這片藍莓地,也因此成為了該區“三社”融合助農興農示范基地。

  第一步,便是綦江區供銷社所屬的全資企業農民合作社服務中心有限公司出資45萬元,占13.04%;三位老伙計與38戶村民出資300萬元(其中建卡貧困戶13戶,不實際出資,由合作社每戶配股1萬元),占86.96%,成立起了健冠藍莓種植股份合作社。

  此舉意味著,承擔生產的專業合作社、承擔流通的供銷社,這“一社”與“二社”之間,打通了內在融合機制。

  融合之后,由該區供銷社牽頭協調,健冠藍莓種植股份合作社與重慶果品協會取得聯系,解決了部分銷售問題,減輕了明年上市的庫存壓力。

  “既解決了咱們資金的燃眉之急,也擴寬了銷售渠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兩社’融合。”在余顯禮教授看來,即使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專業合作社,有步驟、有節奏的推進,才是應有之義,“如果單純是‘輸血’式幫扶,效果只能很短暫。”

  “兩社”融合的“甜頭”,很快便在安育村顯現出來。

  “三社”互融

  抱團延伸產業鏈

  針對健冠藍莓種植股份合作社的問題,該區供銷社對癥下藥,開出了一張“藥方”——

  首當其沖,得調優品種、調整結構,適當拉長藍莓成熟期,減少庫存、銷售等方面的壓力。

  供銷社的農業專家們算了一筆賬:藍莓品種調整頭兩年,由于加大修枝、產量壓縮、質量提高,經濟效益不但不會下降,反而由于人工成本和庫存成本下降而節約開支10余萬元,并增種早熟品種50畝、晚熟品種50畝。

  “這樣一來,還可延長游客觀光采摘時間和當地農民采摘就業時間2個月,增加大伙兒收入。”余江說道。

  第二步,就是改造擴建冷藏庫、改良設備,提高冷藏量、冷藏時間及品質,減少因冷藏不當導致鮮果變質帶來的經濟損失。

  由供銷社組織協調,在鮮果大量上市期,將滯銷部分進入冷庫保存,銷售給藍莓加工企業,每年可增加收入20萬元左右。3年后合作社的年收入預計可達300萬元左右。

  第三步,是以健冠藍莓種植股份合作社為核心,逐步組建起覆蓋全區各鄉鎮的藍莓專業合作社聯合社,打造深加工、高附加值產品和產業鏈,由此實現大小藍莓合作社抱團經營,降低生產成本和市場風險。

  日前,在該區供銷社積極奔走下,健冠藍莓種植股份合作社的一筆160萬貸款即將下放。

  “申請了好幾個月的資金,在‘三社’融合的政策推動下,既縮短了放款時間,也減輕了我們資金壓力。明年5月藍莓上市,這里又將是一片充滿歡笑的土地。”余顯禮教授動情地說,經過6年的鄉村實踐,在“三社”融合推動下,建設起一個四季有花、四季有果、四季有歡笑的家園夢想,越來越清晰,變得觸手可及。(馬小鈺 圖片由重慶市供銷合作總社提供)

編輯: 葛琦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39988
大智慧手机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