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記】即將倒下那一刻,我被戰友情包圍

戰友之間相互鼓勵。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準備投入戰斗的冷秋菊。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作者: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員、主管護師 冷秋菊

  時 間:2020年2月18日

  地 點:泰康同濟醫院宿營地

  醫療隊接收泰康同濟醫院后,我被抽組到方艙醫院。方艙醫院現在已經收治了140多名患者,核酸檢測均為陽性,輕、重癥患者都有,輕癥患者占多數。

  為了讓夜班戰友按時下班休息,我們要提前一個小時接班。方艙醫院離泰康同濟醫院很遠,坐車就要一個小時。我早上五點起床,然后洗漱、補充能量,六點前登車,七點前趕到科室,更換防護服奔赴“戰位”。

  戰斗在方艙醫院,我們時時收獲著感動,這些感動來自患者、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戰友,也來自我們自己!

  新冠肺炎患者主要癥狀是呼吸困難,主要表現為疲憊、乏力和困倦,多說一句話都會感覺很累。然而,當我們給他們送飯食、發放口服藥時,精神好一點的患者會真誠地說一聲“謝謝”,而那些說話都困難的患者會向我們豎起大拇指。患者對我們工作的肯定,也是激勵我們奮勇戰“疫”的動力。

  為了避免工作中頻繁上廁所,我一直不敢多喝水多進食。還記得2月17日那天,到了上午9點左右,胃很不給力,頭昏眼花,惡心想吐。信念支撐我不能倒下,還有患者等著我,我默默給自己鼓勁。

  到10點時,我還是沒能挺住。饑腸轆轆的胃給了我反戈一擊。那一刻,想吐、胸悶、頭脹痛,我覺得我可能要暈倒了。 “用鼻子深呼吸……”“快來個人陪她出艙……”“快告訴她原單位的同事……”我被一起戰斗的戰友發現,她馬上把我扶到凳子上坐下,我周圍立即圍攏了互不相識的戰友。我只能費勁地看看她們是誰,并在心里記下防護服上寫下的名字:彭茹,劉娟……以及更多的名字。

  是的,我們是各單位抽組到這里的、由素不相識的人組成的一個戰斗集體。戰“疫”把我們凝聚在一起,我們通過護目鏡后面的眼神交流,達成默契,完成使命。我被戰友強行扶到換衣間時,同樣是幾名不認識的戰友幫我換了防護服,并從口袋里掏出“隔離了”的士力架等食品,讓我到清潔區補充能量。因為大家心照不宣,此刻身體不適,十有八九是饑餓引起的。

  隨后,我原單位的同事方玉強、劉漁凱、白雪等下夜班休息。聽到消息后,他們立馬帶著零食趕到方艙醫院。一見面,他們以為我昏倒了,馬上檢查我的額頭、鼻子、頸部有沒有受傷。

  我被濃濃的戰友情包圍,恐懼和后怕蕩然無存,也激起了我戰斗不止的決心。我在感動的同時,也為自己差點昏倒在戰位,浪費了一套防護服而懊惱。

  此時,我腦海里浮現出了我丈夫愛唱的一首歌“戰友,戰友,親如兄弟……”我丈夫是一名轉業軍人,過去我聽他唱得最多的就是這首歌。那時,我不懂其中的含義,只把它當成一首歌。戰“疫”的經歷,讓我真正理解了這首歌——戰友之間,在戰斗中結下的是賽過任何感情的深厚情誼。

  相識、不相識的戰友,以及我們要救治的患者,我們都是戰“疫”中的戰友,我們不但親如兄弟,我們還有一致的目標——直至戰“疫”全勝,否則,決不收兵!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599829
大智慧手机炒股